解放容县

作者:管理员   | 发布时间:2017-04-26 15:47:00   | 来源:《容县志》

  1949年4月,以杨益昭为书记的中共容县特别支部,把党员分派到县内各地区去发动群众,组建了一支100多人的地下武装队伍——粤桂边区纵队第一支队容县独立大队。特支派中共地下工作人员将绣江各段江面的宽窄、水深、流速,作实地踏勘测量,并将容城各街道分布、国民党容县地方武装的分布和武器装备等情况,提供给中共粤桂南地委。  

  11月20日前后,从桂林往桂东南溃逃的国民党军队张淦指挥的第三兵团3个军和鲁道源指挥的第十一兵团两个军,先后麕集容县,在容城西上街设立作战指挥部。21日国民党容县县长刘兴华在县政府门前的小武场召开民众大会,欢迎“国军”保卫容城,会上第三兵团总司令张淦和副总司令兼第七军军长李本一分别训话,提出要“破家保家,破产保产”,“通共济共者杀”。第十一兵团副总司令胡若愚召开容城工商户经纪人会议,向各商户派捐白银。  

  11月25日,张、鲁两兵团分头撤离容城,张淦兵团往玉林、博白方向开走。鲁道源兵团主力开往黎村、杨村一带。其前沿部队二二六师和二六五师于26日窜到信宜县的安峨、黎竹岗和桥头铺地段,兵团的作战指挥部设于六荫,鲁道源和胡若愚正副总司令坐镇指挥。  

  在信宜经休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三军一二七师和一二九师,于1949年儿月27日拂晓,分别从信宜向黎竹岗和桥头铺的国民党军发起攻击。战斗打响,国民党军立即沿容信公路往北溃逃。一二七师一路从田心过松岭,一路从木梓过木坦岭对国民党五十八军二二五师衔尾追击,进入黎村境时沿途已俘敌千余人,一二九师从安峨经平地进入杨村境,对五十八军二二六师穷追猛打。国民党军边战边退,退到黎村青枝根时,在尤头岗、七响岗、牛王社顶、竹节山顶等高地布防,利用有利地形,用迫击炮的机枪对解放军进行阻击,解放军迅速占领了附近的山头,以密集的炮火,压倒对方火力。激战一个多小时,二二六师败退黎村圩。此时,解放军一二九师师长阎捷三、政委孙政下令:“兵贵神速,冲锋时要猛,追击时要快”。由三八七团团长苏连才率部从右翼配合一二七师强渡黎村河,攻入黎村圩,俘国民党军3300余人。傍晚,国民党军被迫向珊萃河以北的珊萃村、平洛村一带撤退。解放军解放黎村圩,揭开了解放容县的序幕。  

  11月28日黎明,解放军越过珊萃河,向龟缩在珊萃、平洛一带的国民党军发起总攻击。枪声响后,国民党军沿石印山容信公路和大步岭小山路向六荫方向溃逃。鲁道源和胡若愚命令在距黎村圩10公里处的佛子腰山隘布下第一道防线,企图在此阻滞解放军追迫。当解放军只用半小时将其第一道防线以炮火摧毁后,胡若愚在容信公路的马鞍冲口横江坪至培洞的1.5公里长地段布下第二道防线末端的横江坪压阵指挥。鲁道源则在六荫的南介岭山头至容苍公路和卅六洞一带构筑掩体,布设追击炮和机枪阵地,设下第三道防线。9时许,解放军进击鲁部的第二道防线,一个多小时激战,胡若愚数次组织反扑,均未得逞。其部伤亡惨重,四散逃窜,沿途弃落大量的枪炮、弹药器材及各种军用物资,胡若愚正欲逃跑,被解放军击毙。胡毙命的消息传至六荫指挥部,鲁道源深恐自己会同副司令一样下场,连阵地布设的迫击炮、轻重机枪也来不及下令撤走,只身钻进小汽车,向玉林方向逃命,第三道防线遂破。此时,解放军分兵两路:一二七师往灵山方向追击,一二九师从容苍公路直迫容城。下午5时许,解放军一二九师三八五、三八七团在团长赵月光、苏连才和副团长张子斌等率领下,进至绣江南岸。江北容城国民党守军发炮轰击,企图阻挡解放军渡江。在火力掩护下,解放军三八五团第四、五、八连分别从新南街码头、下游华丰滩、上游猛虎跳3点同时涉水强度。团长赵月光率部从南门木板桥正面冲锋。5时30分,解放军冲入容城。城里国民党军千余人见大势已去,沿街放下武器,就地投降。国民党容县县长刘兴华已于上午带随从逃往石头乡山区。解放军战士继续由东向西搜索追击,迅速冲至新北街口马五塘一带(今汽车站)包抄截击了正在蜂拥上车欲逃之国民党官兵,缴获汽车10余辆,物资弹药一批,俘虏共300多人。  

  在解放容县的战斗中,鲁道源兵团主力被歼,副司令胡若愚被击毙;五十八军参谋长徐学玉、二二六师师长王少才等以下390余名官兵被击伤;团长以下千余人被俘;五十八军的独立团,二二六师六八七团,二六五师的七九五团被全歼,剩下残部向北流方向逃窜,解放军疾速追击。留守容城的部队,突袭官僚黄晓初的住宅,收缴了驻该宅的广西盐务局容县分站军警的全部武装。粤桂边纵队第一支队容县独立大队200多人,于11月28日夜由庞湛恭、陈业庆、陈志广等人率领,从县底、冠堂开赴容城,配合大军维持治安,建立新秩序,从此容县人民迈进了历史的新纪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