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年“磨”成石磨粉

作者:管理员   | 发布时间:2016-12-26 08:46:00   | 来源:

   午后的容县郊区平坡村,云淡风轻,阳光从茂密的龙眼树叶间投下一个个或明或暗的影子。72岁的老汉陈文源坐在粉店前的树荫下,逗着童车里的小孙儿玩。老人的左前方,儿子身着背心,手拿菜刀,埋头使劲砍一大盆的猪脚。松木做的砧板,让菜刀日复一日频繁地砍,中间凹陷成了一个大大的窝,十分引人注目。 

粉店的客人比早上少了,但还是陆陆续续的有人来。没有人多问什么,大家都很默契似的,在取粉的窗口接过装粉的海碗,自己拿筷子在盆子里挑选冒着腾腾热气的猪脚。这里的粉是凉拌粉,配着粉吃的,是猪脚。 

    陈文源的老伴,两个女儿,以及儿媳妇都在忙碌着帮忙。老人做这石磨粉三十年了,年事已高,而今儿女都已经能够顺利接班,他放心得很。 

一辆红色的小车在粉店前停下,陆女士走进粉店,也来了一碗凉拌粉。这粉店对陆女士来说简直就是童年记忆最珍贵的部分,小时候家穷,能来这里吃上一碗粉就跟过年般高兴了;后来生活条件慢慢改善,来这里吃粉几乎成了她和周边居民每天的习惯。只是她当年大概想不到,这粉店不仅陪伴着她长大成人,而且来店里吃粉的客人早就不仅限于周围的居民了:很多城里人和周边县市的人周末特意坐车过来,只为了吃平坡村的一碗猪脚凉拌粉。很多外地客人吃上一次都赞不绝口,然后都成了回头客,来到容县必然要来这里吃上一碗粉才甘心的。 

    陈家的粉,是石磨粉。 

   走进里间,一只很大的石磨在闷声转动着,细腻的米浆泉水一样沿着石磨壁淌下,再流进桶里。石磨做出来的粉,口感要比机打的好得多,细腻,还有韧劲,口感很好。以前推磨就辛苦了,一个小时也磨不了几斤米,老人做了半辈子的石磨粉,单单推磨就辛苦了很多年。现在好了,石磨还是那个石磨,推磨的却从人换成电了,轻松了,效率也高了 

   “一天要磨80斤米的,老人说,要还是手磨的话,真不知道多辛苦呢。 

   所用的米也是有讲究的,“10月米靓一些的,6月米没有那么好,不过叫人惊讶的是,粗米做出来的粉更好吃。粗米的概念,就是煮饭不好吃的那种米。原来粗米磨出的浆不仅多一些,而且口感也更好。 

    石磨的另一边,老人的小女儿手脚极为敏捷地忙碌着,在蒸粉。她先把刚磨出来的生浆和一些熟浆兑在一起,说这样蒸出来的粉会软熟一些。 

一只圆形的铝蒸盘,先涂上一些清油和骨髓,然后倒上米浆,推进蒸粉机。前手推进蒸盘,后手拉出另一个先前放进的蒸盘,盘里的粉已经蒸熟了,一根筷子快速的在盘的四周划过,竖起,只那么一抠,一整条粉就这么给揭了下来…… 

   手脚是必须要快的,否则不及时拉出先前放进的蒸盘,那粉就给蒸老了。 

   蒸粉之前往蒸盘里擦的骨髓也是不能省的。要是单单放清油的话,总会有些粘盘,加点骨髓就剥离得很干净,而且口感会更香一些。 

  

   吃客指南:走从玉林往容县的旧路324线国道,在距离城区三公里左右处,路边右手处一家没有店名的粉店就是了,本地人叫平坡粉